野手投球次数创历史新高 罕见调度渐成显学

photo (4) 北京时间2018年8月9日,明升m88.com报道,7月25日,道奇费城人之战,双方鏖战到延长赛第16局,费城人在牛棚几乎用罄的情况,不得已派出先发投手维拉斯奎兹(Vince Velasquez)登板,为可能延续下去的多局数马拉松铺路。16局下,可用的牛棚投手全都上过一轮的道奇,却没有跟费城人一样选择派出先发投手上场救援,而是在平手局面下推出野手赫南德兹(Kike Hernandez)投球。这是赫南德兹大联盟生涯的初登板,虽然还有一颗变化球曲球作搭配,但在直球球速最快只有85英里且控球不精淮的情况下,很快就被费城人攻破,替补三垒手普鲁夫(Trevor Plouffe)扫出再见三分抱,为这场漫长的16局大战划下休止符。(本文所有数据与资讯截至7月26日) 先不论道奇宁愿派野手投球也不愿牺牲先发投手战力的做法是否合宜,大家或许不知道的是,赫南德兹的登板,已经是大联盟本季「第42次」纯野手上场投球了,为历史新高,而且远远超过先前的纪录。在今年以前,大联盟史上单季最多的纯野手投球次数是2017年的32次。事实上,单季纯野手投球次数最多的六个年份,都发生在近10年,除了2017年和今年,还有:2015年27次、2016年24次、2014年20次、2013年14次。(「纯野手投球」次数不包含二刀流选手和弃打从投、弃投从打的球员,因此像大谷翔平、安济尔(Rick Ankiel)、基许尼克(Brooks Kieschnick)等选手的登板,都不列入计算) 令人难以想像的是,「纯野手投球」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还是球界非常罕见的现象,综观2000到2009年只发生过53次,其中2005年仅出现一次,2006年甚至一整季都没有纯野手上场投球。孰料才过大约10年的光景,纯野手投球已然成为新世代棒球调度的潮流。就在道奇费城人大战16局的前一天(7月24日),大联盟单日就有四名纯野手上场投球,分别是小熊捕手卡拉提尼(Victor Caratini)、一垒手瑞佐(Anthony Rizzo)、游骑兵工具人鲁亚(Ryan Rua)和外野手托契(Carlos Tocci),这个数字已经超越大联盟2009年整季的纯野手投球次数:三次。 资深球迷看到这些数字的变化,应该会特别有感。就在大约10年前,我国旅美好手王建民在洋基的全盛时期,当时的棒球确实几乎看不到纯野手上场投球。一旦有野手登板接下投球任务,往往会成为大新闻,受到不小关注,跟现在球迷对这种情形愈来愈见怪不怪,甚至很多纯野手上场投球却根本没人注意到的现况,差距不小。 野手投球跟投手打击差不多,都是球员去从事非自己主要角色的任务。虽然很多大联盟球员在业馀、学生棒球时期,都身兼球队的王牌投手和主力打者,但来到高度专业化的职业棒坛,就算再优秀的选手也都会面临投手和野手的角色分流选择(这也是为什么大谷的二刀流如此难得、鹤立鸡群)。一旦在转职业后选定了投手或野手的身份,球员日后要在球场上以非主要守位的身份上场,甚至表现得好,难度就变得非常高(唯一的例外是国联仍要求投手必须上场打击,而有些投手的打击能力也不容小觑,如红人的罗伦森(Michael Lorenzen)、响尾蛇的葛兰基(Zack Greinke)等)。而相比于投手上场打击,野手投球的难度又更高,因为投球的技术门槛更胜打击。 就过去的传统思维而言,球队只有在多局数延长赛真的无投手可用的窘境,或是大比分落后的末段垃圾局数,才会出于无可奈何被迫推出野手上场收拾残局。教练团的基本心态还是以尽量避免让野手投球为主,没到非不得已的地步就不要派野手投球。毕竟派出野手投球形同举白旗认输,对部分老派的棒球人而言是一种耻辱,而且野手投球的内容通常十分惨烈,不是球控不进好球带就是被重击得很彻底,以今年为例,纯野手投球共累计41局,就投出21次保送、被轰多达16支全垒打且掉了40分责失(防御率8.78)。 然而大联盟在过去七、八年间,随著数据派经营、科学化调度完全渗透30支球团,加上各球队愈来愈重视投手的体力调配与手臂保养,牛棚的调兵遣将愈趋谨慎,教练团也越来越愿意不顾球队面子问题,大胆使用纯野手投球,降低野手支援投球的局面门槛,避免真投手不必要、效益较低的出场,为他们争取更多休息时间。现在牛棚投手的投球局数愈来愈少、单次上场投球局数大多不超过一局、连续两天以上出赛亦愈来愈罕见(大联盟今年只有三名后援投手曾连续四战都出赛),就是美职各队保护投手手臂不遗馀力的铁证。上次大联盟有纯牛棚投手单季投超过100局,已经得追溯到2006年洋基队的普拉克特(Scott Proctor)。 大联盟过去10年来的另一个趋势是牛棚人数不断增加,现在各队大多都会带著八到九名后援投手,有趣的是,在牛棚人手变多的情况下,野手上场支援投球的次数却不减反增,由此更能看出各教练团的调度方式转变,对于使用纯野手投球已经不再像过去那么反感或抵制,甚至有些教练会鼓励野手偶尔玩票式地练练投球,增加球队的调度弹性。 除了出现的次数多,今年大联盟纯野手投球的情况还出现不少极端的案例。举例来说,7月12日响尾蛇在前四局就被落矶狂打14分,以1:14落后,响尾蛇总教练罗夫洛(Torey Lovullo)眼见球队落后比分甚大,而且已经有两名投手(米勒(Shelby Miller)和麦克法兰(T.J. McFarland))因伤提前离场,他当机立断决定在四局下就派出野手戴斯卡索(Daniel Descalso)上场中继。大联盟历史上,纯野手在第四局、比赛这么早的阶段就被派上场投球的情况,极其少见,戴斯卡索的登板,是大联盟自1978年以来,首次有纯野手在第四局就被安排投球。 另一个极端案例则发生在7月3号、马林鱼跟光芒的16局鏖战。16局上,光芒一口气攻下五分,取得9:4的领先优势,光芒总教练凯许(Kevin Cash)当时心裡盘算著:我们已经用了七名投手,这场比赛时间那么长(超过五小时),球员都该累了,而且明天还要打午场比赛;我们现在有五分领先,假如我能派野手投球顺利消耗掉最后的16局下,就能让牛棚裡最后一名投手艾瓦拉多(Jose Alvarado)休息,这样做应该可行吧? 于是凯许在球队「领先」的情况下,调上替补捕手苏克瑞(Jesus Sucre)上场后援。这是大联盟今年42个纯野手投球的案例中,唯一一个在球队领先时发生的。如前文所述,球队会派出野手投球,几乎都是在延长赛牛棚用罄,或是大幅落后的情况,即便在使用野手投球愈来愈宽松的今日,也很少人敢尝试在球队领先时让野手上去吃局数,无论领先的幅度有多大。凯许算是极少数敢这么做的总教练,实在大胆(也是因为光芒小市场的环境,以及球团信奉数据派经营、不顾外界观感的行事作风,允许凯许这么做)。事后证明凯许那次押错宝了,因为苏克瑞上来后,只解决一个人次就被打出三支安打掉两分,让球队一度陷入危机。凯许最终还是得派出艾瓦拉多上来,解决最后两个出局数,避免球队意外翻船。 回到本文一开始,道奇队派出野手赫南德兹投球的例子,这也是总教练「对真投手的使用愈来愈保守,对纯野手投球的使用却愈来愈大胆」的典范,因为赫南德兹上场时,道奇和费城人是平手的局面,而且道奇事实上还有把老将先发投手希尔(Rich Hill)推派到前线的选项(希尔是道奇7月27日的预定先发,若当时有在延长赛出赛,原订先发日期就得往后延)。但最终,道奇总教练罗伯兹(Dave Roberts)还是选择让赫南德兹上场投球,虽大幅降低道奇在那场比赛的胜率,但也省下了希尔的手臂。 对罗伯兹来说,如果把格局和视野放大,举白旗放弃一场比赛的代价,包括输球和给外界的负面观感,不会比搅乱老将投手的例行时程、增加其日后受伤风险还要大。这体现了新世代总教练通常具备的思考模式和决策手法:以客观分析评断态势、把效益极大化视为主要考量,尽量减少被传统思维绑架、受主观好恶和外界观感影响的机会。 按照现阶段野手投球频率逐渐增加的态势,今年已经缔造历史新猷的野手投球次数纪录,肯定会在下半季持续衝高。笔者也认为除非联盟未来调整正式球员名单人数的规定、或修改后援投手的使用规则,否则在投手伤兵日益增加、保护投手意识不断上升的年代,安排野手投球消耗不重要的局数,将会演化成「常态」,而不再是令人感到新鲜的罕见调度。更多热点新闻尽在M88.com http://www.npqjy.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